閱讀小說網
當前位置:閱讀小說網 > 古典言情 > 穿越架空 > 神醫小狂妃

第17章我們來聊聊天

小說:神醫小狂妃 作者:錦瑟 更新時間:2019/10/26 20:57:32 字數:2261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沈顏魅筆走龍蛇,很快寫滿了一張紙。

    一張接著一張,她沒有停止,直到把那一沓子粗糙的紙都寫完了,才放下筆,對沫兒說:“過來,我告訴你怎么做!”

    夜剛剛開始,但是沈顏魅知道,撐過今夜,她才有活命的機會,所以今夜,她是一定要活著的。

    沫兒拿著那一沓子紙從后面出去,消失在夜色里。

    沈顏魅撐持著把后面的小門恢復原樣,然后把梁嬤嬤挪到暖和一點的地方。

    就聽到門外有雜亂的腳步聲傳來。

    “給我把門打開!”這個聲音,明顯的就是那只老母雞柳氏的聲音。

    沈顏魅抹了一個排位在手里,然后慢慢的站起來。該來的總會來的,而她等著呢!

    “梁嬤嬤我帶走了。”沈青蓮不知道從什么地方又回來了,青色的衣服上都是雪花,她沒有說別的,只是把梁嬤嬤背起來,“你要不要一起走?”

    沈顏魅看著沈青蓮,慢慢搖頭:“照顧好她,明天我去接她。”

    沈青蓮沒有多問,帶著梁嬤嬤就走。

    房門也在這個時候被打開了,冷風卷著雪花撲進來。

    柳氏看著沈顏魅筆挺的站在那里,愣了一下,因為看過沈顏魅殺人的樣子,她的心里還是打怵的。

    “她受了重傷,給我上,打一棍子,刺一刀,我都有賞!今日,我要看到這個賤人的尸體!!”柳氏退后一步,讓身后的嬤嬤丫頭上前。

    沈顏魅微微一笑:“不關門嗎,我可是會跑出去的!!”

    “對,關門,關門!!”柳氏連忙把門關上,還插上了門鎖。她帶了六個人來,在這里對付一個身受重傷的小孤女,她真的認為不是什么難事。

    何況,梅氏可是說了,這里的火燭是下了藥的,現在只怕沈顏魅已經是強弩之末了。

    她的嘴角甚至已經勾起了笑容,敢對她的女兒動手,那是絕對不會有好下場的,她今天一定撕了她。

    沈顏魅不知道在經歷了她的小院,賢王府回來的路上和國公府正廳門口三場廝殺之后,沈達究竟有多么的自信,才能讓這樣的一個草包來對付她。

    她抬頭看了看,那些燭火早已經在火盆里化為烏有。

    就那個小兒科,也來獻丑。她會讓她們嘗嘗真正的迷藥是什么樣子的。

    “動手吧,慢慢玩,夜這么長,不要讓她一下子就死了,那就太沒有意思了!”柳氏靠在門邊,對著明明滅滅的燈光看著自己嫣紅的指甲,紅唇嘟起,是性感的弧度。

    梅氏端莊,這個絕對是個尤物。

    “那么急切的要我去賢王府,我如果死了,賢王那里怎么交代?”沈顏魅淡淡說道。

    “切,賢王那里你自然不用操心,一切都妥了!”柳氏冷笑。

    “四小姐,讓老奴們送你去陰曹地府!!”一個老嬤嬤猙獰的笑著拿著繩子走過來。

    一邊說著一邊把繩子套在沈顏魅的身上,準備把沈顏魅死死的捆著,然后慢慢宰割!

    沈顏魅抬頭,瞇著眼睛看著她,語調森冷:“難道你不知道,我就是從陰曹地府爬出來的嗎?”

    話語落,繩子已經到了她的手里,然后繞在了那個老嬤嬤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都上去打,她撐不了多久了!!”柳氏大叫,沈顏魅要是不被控制那就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沈顏魅冷笑一聲,回頭看著身家列祖列宗的牌位。

    “顏魅窮困潦倒,今日就以血祭奠各位了,來日你們要看著,這國公府一敗涂地!!”

    說完,那些人已經逼近,她用繩子勒住嬤嬤的脖子,用力的一扭,那個嬤嬤已經沒有了任何聲息。

    逼近的人一愣,沈顏魅已經掐住了另外一個嬤嬤的脖子:“你也想要死?”

    血肉模糊的臉,森森白牙,冰寒的語氣,瞬間就在那個嬤嬤的感官里無限的放大。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,四小姐饒命!!”那個嬤嬤哪里見過這樣殺人不眨眼的魔鬼,瞬間就嚇尿了。

    一股子尿騷味彌漫在這個不大的空間里。

    “那就相互捆了,跪在那邊!”沈顏魅冷哼!!

    那些嬤嬤丫頭真的相互捆著。

    “你們做什么?”柳氏大叫,神情已經不是剛剛的閑適。

    一個小丫頭,瞅著這個機會,一言不發的朝著門口的柳氏竄過去:“柳姨娘,快走,這個木頭瘋了!”

    殺人不眨眼的,分明就是魔鬼。

    柳氏后知后覺的,哆嗦著手去開門。

    但是,沈顏魅的速度更快,她沒有動,但是手里的東西飛了出來,徑直扎入那個丫頭的大腿。

    那個丫頭慘叫一聲,咕咚一聲倒在地上抽搐。

    而柳氏的頭發已經在沈顏魅的手里,她拽著柳氏的頭發慢慢悠悠的往回走。

    屁股的傷,還真他么有點疼。

    “四丫頭,你放了我,你快點放了我!”柳氏的聲音里都是惶恐,這個時候才真的感覺,沈顏魅或許不是她能招惹的。

    “長夜漫漫,又是特別冷,不如我們來聊聊天。”沈顏魅笑著建議。

    眾人驚悚的看著她,她是不準備讓她們出了這祠堂嗎?

    看著死人聊聊天,真的是一種挑戰。

    眾人都咽了一口水,感覺身上冰寒的有了要顫抖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你要說什么,我什么都不知道,是夫人讓我來的,不是我要來的!”柳氏立刻就撇的干凈。

    沈顏魅呵呵笑了,好像剛剛興奮異常的不是她一樣,原來對手的同盟也不是堅不可摧的。

    “比如,我是怎么落水的?”沈顏魅側躺在那堆簾子上,指示這那個剛剛被掐著脖子的嬤嬤,“在屋子里找些東西燒取暖。”

    她慢條斯理的不知道從什么地方又摸出來一把小巧的匕首:“想跑,可以,我的飛刀一向不差,它們也該用人血喂喂了,那樣才更加鋒利。”

    那個嬤嬤拖著濕噠噠的兩條褲子找東西來燒,多一句話不敢說。

    “你落水我不知道啊!”柳氏的頭發在沈顏魅的手里,她只能也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時候,賢王已經把你救上來了。”柳氏的的確確是不知情,“那么好的親事,怎么能夠輪到你,雖然是個側妃,怎么也得是我的煙兒才對。”

    沈顏魅就知道她是不知情的。柳氏尚且不知,沈青蓮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“不如聊聊我的父親母親,你知道多少?”沈顏魅感覺有一團迷霧在,很多事情,她都看不透。

    “你父親我倒是見過一面,倒是玉樹臨風,但是是個風流子,為了娶一個青樓女子過門,和老爺鬧的很僵。”柳氏看著沈顏魅把玩著小小的柳葉刀,不敢隱瞞。

    “怎么死的?”沈顏魅眉頭微微皺起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突然在青樓里就死了,而且死在一個女人的身上。老爺嫌棄丟人,也就草草埋到郊外了。”柳氏眼睛嘰里咕嚕亂轉。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

點擊榜

山西11选50